我难以忘怀的18岁

  迎接2018年,引来许多人晒晒自己18岁时的照片,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每个成年人都曾经走过难以忘怀的18岁。

  我的18岁照片仅存一张,还是黑白的,那是在1972年春节刚过,我和梅广纯、张子学、毛英华共四位刚上班不久,被分配到队部位于山海关车站西邻的锦州铁路局工程总队建筑工程段一队的新职工,来到山海关施工现场的第一天,穿着新发的工作服,到山海关城楼下拍照的一张合影。

  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稚嫩,每个人都有着远大抱负,可以说,我们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开始了各自的漫长且苦短的人生之路,一定都同时暗下决心,比比谁的进步快。

  特别幸运的我18入团,19岁入党,20岁提干到段机关,21岁到工程总队机关,许多年里,我都是工程总队最年轻的机关干部。1977年恢复高考,政策规定我上班工龄满5年可以带工资上大学,可是党委书记不同意,对我说:“大学毕业后能到机关工作的都不多,你已经在机关了,就在社会大学里深造吧。”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如今我们四位都走过了三个18岁,外加十余年,现在都是65或66岁的老人了。

  尽管我们各自走过的是不同的人生之路,但殊途同归,我们都成为官民不分的退休职工,回家养老了。曾经的工作岗位不同已成为过去,当今只有各自的健康状况不同,看看谁能成为最长寿的老人了。